你……是不是一直都在后悔?”怀里的女人动了一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3
  • 来源:恨不得夜夜橾天天橾b_我终于日到你的逼了_天天曰死你夜夜搞死你

  你……是不是一直都在后悔?”怀里的女人动了一下,一只温软的小手就慢慢的摸上了杨小年的脸颊:“我知道,我不配……我是一个结了婚的老女人,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……”

  杨小年默默地任凭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着,没有阻止,也没有说话。

  现在,说这些还有什么么意义吗?事实已经发生,就算是后悔也晚了。接下来怎么办,就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了……

  “你……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?是那种不顾廉耻的女人?”阮凤玲一边说着,一边抬起了身子:“我是结过婚,我是有男人……可是,他不仅仅没有做男人的资本,还经常嫌我不能让他满意……”

  随着啪的一声,也不知道阮凤玲摸了什么地方,卧室里面的灯光亮了起来。“你看看,这些……都是他……啊?”

  阮凤玲正说着,猛然就发出了一声压抑着的惊呼。

  在开灯的一刹那,杨小年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睛,现在被她的惊呼惊动,也猛然坐了起来:“怎么了?你……”

  阮凤玲的眼神,紧紧地盯着身下的床单,傻愣愣的出神。在她雪白的手指旁边,粉红色的床单上面,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暗紫色的印记。

  就在这一刻,杨小年的脑海猛然就闪现出了在省城小旅馆里面,自己和杨卫红疯狂过后,她小心翼翼的把床单折叠起来放入挎包的那一幕……

  “你…你……你不是已经?你怎么还会……”尽管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杨小年懂得不多,可是他也知道,一个早就已经结了婚的女人,是不应该再有这种状况出现的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阮凤玲听着杨小年的话,傻愣了片刻之后,突然就仰着头大笑了起来。只是,那笑声带着一丝幽怨,一丝凄婉。“难怪当初结婚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疼,王八蛋…他自己那东西跟牙签似的,还每一次都怪我不能让他开心……你看看,这里,这地方,都是他掐的……”

  阮凤玲一边说着,就一边坐在床上张开了双腿。在她浑圆的大腿根部,可以看出几道暗青色的手指印记。那印记在雪白的肌肤上面,犹如胎记一般,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,但越是仔细看却又越觉得刺眼。

 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当他听到阮凤玲这么说的时候,心里蓦然一松,好像原本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猛然被人拿掉一般的舒服。可紧跟着,他的心就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疼,低声问道:“他打的?为什么啊?”

猜你喜欢

等门关上后,两个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

等门关上后,两个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,王清风先说话了:“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?刚才你为什么对我施法。”“小朋友,你先别急,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,还是我们先通一下各自的名字,我听

2020-05-17

刚转过教学楼,还没到cao场

刚转过教学楼,还没到cao场,就看见有四五个人正把三个人往cao场外面推,嘴里还骂骂咧咧,被推的三一句话也没说,扭头就走。清风看出这三人正是刚才说话的人,但他却不知道另外五人是

2020-05-17

清明节前夕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阴郁笼罩了整个世界

清明节前夕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阴郁笼罩了整个世界。这日,曹cao父亲曹嵩,率家小,包括曹cao在内几十个人,浩浩荡荡地来到徐州城外祭祖。但是徐州这个地方不属于曹cao的势力范围

2020-05-17

“红脸长须的好像没有,不过黑脸长须,

“红脸长须的好像没有,不过黑脸长须,白脸和须的到有几个。”“我找的不是黑脸,也不是白脸,而是像猴子一样的红脸。”“天底下那有天生红脸的,只有酒醉之后脸才会红。”“世间之大无奇不

2020-05-17

谁知那个女孩地男朋友非常粗鲁。不仅骂人

谁知那个女孩地男朋友非常粗鲁。不仅骂人。还差点动手打我。孩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。便想好好教训他一下。于是。酒会后。我让‘刀疤’带了些人堵住了那男地。可没想到。那男地十分厉害。竟

2020-05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