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是晚上的火车,所以许凡就先睡了一觉,定好了闹钟才上床睡觉了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3
  • 来源:恨不得夜夜橾天天橾b_我终于日到你的逼了_天天曰死你夜夜搞死你

  由于是晚上的火车,所以许凡就先睡了一觉,定好了闹钟才上床睡觉了。

  晚上八点的时候,许凡被闹钟叫醒了,起床洗漱一下,泡了一碗方便面吃,吃完以后,逐个看了一下包里的东西,就怕少带东西了。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以后,许凡提着一个旅行包出门了,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了,许凡挥了挥手,出租车就开过来了,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“师傅,去火车站多少钱?”许凡看着这个开车的阿姨说,阿姨笑了笑说“平时都是5元,现在天黑了,也不多要你的,8元怎么样。”这确实是不高,许凡拉开车门就进去了,把东西放在后座上,对阿姨说“好的,那走吧。”出租车确实比公交车快,公交车要半个小时才能到火车站,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。

  阿姨把许凡送到了进站口,付了钱,许凡就走进了车站。

  虽然是晚上九点多了,但是候车厅里面还是坐满了人,有的是一家老少在一起的,有的是夫妻,没带什么行李,几个旅行团的导游,举着红旗,喊着旅游的注意事项。看来都是趁着国庆长假的机会出去游玩的。

  候车室人声鼎沸,许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空座位,赶忙坐了上,九点五十一列火车是旅游专线,那些旅游的人都上了火车,剩下了几十个人在候车室里,后来又经过了两列火车,候车室里面人更少了,到十一点的时候就剩十几个人在了,看样子都是和许凡一样年纪的,估计是学生吧。

  十一点半的时候,车站上开始让进候车站台了,上了站台,看着破旧的火车站,站台外面黑暗的田野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火车晚点了,到十二点的时候,许凡才上了火车,还是挤上去的。车厢里挤满了人,两个车厢的连接处人比较少,许凡在那里站好了,准备一会儿看到了列车员再补个卧铺。可能是看到车厢里人多吧,列车员也不过来了,走又走不了,许凡只得站着了,等到凌晨一点多,列车员查票的时候,许凡才有机会搭上话,补了一百多元弄了个硬卧,一到了卧铺车厢,许凡找到自己的床号就躺在那里,怎么也不愿意动了,坐一次火车可真辛苦。

猜你喜欢

等门关上后,两个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

等门关上后,两个分别坐在桌子的两端,王清风先说话了:“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?刚才你为什么对我施法。”“小朋友,你先别急,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,还是我们先通一下各自的名字,我听

2020-05-17

刚转过教学楼,还没到cao场

刚转过教学楼,还没到cao场,就看见有四五个人正把三个人往cao场外面推,嘴里还骂骂咧咧,被推的三一句话也没说,扭头就走。清风看出这三人正是刚才说话的人,但他却不知道另外五人是

2020-05-17

清明节前夕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阴郁笼罩了整个世界

清明节前夕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阴郁笼罩了整个世界。这日,曹cao父亲曹嵩,率家小,包括曹cao在内几十个人,浩浩荡荡地来到徐州城外祭祖。但是徐州这个地方不属于曹cao的势力范围

2020-05-17

“红脸长须的好像没有,不过黑脸长须,

“红脸长须的好像没有,不过黑脸长须,白脸和须的到有几个。”“我找的不是黑脸,也不是白脸,而是像猴子一样的红脸。”“天底下那有天生红脸的,只有酒醉之后脸才会红。”“世间之大无奇不

2020-05-17

谁知那个女孩地男朋友非常粗鲁。不仅骂人

谁知那个女孩地男朋友非常粗鲁。不仅骂人。还差点动手打我。孩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。便想好好教训他一下。于是。酒会后。我让‘刀疤’带了些人堵住了那男地。可没想到。那男地十分厉害。竟

2020-05-17